Death__X

take care uself,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长期被人看不起是怎样的体验?

从小就是这么长大的,但似乎最近两三年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怎样的loser,从而开始看不起别人来,但似乎没有任何值得高傲的资本。高中上了全市重点高中,全班常年倒数,却又个性胆小,不敢好处违背父母老师的事情,一直是个乖乖仔,表面上遵从教导,暗地里也不敢干些坏事,只是一逮到空子就会想方设法的去玩游戏,说实话,游戏这个东西,我到现在都不是玩的特别好,别说特别好了,连好都算不上。在班里一直都是个毫无存在感的角色,高考自然也就只能上个大专,没什么想法,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被亲戚推荐去学习电力专业,说是毕业后能帮我找个工作就去了。在大专里开始也很单纯,现在来看,整个学校时期我都是很单纯的,虽然那时的我觉得我在大二大三已经看清了这个小世界。整个大专时期,开始还会去上上课签签到,后来能不去就不会去了,有段时间将近一个月待在寝室里打游戏,早上起来被辅导员也就是班主任,我可是没体验到什么叫辅导员,什么叫选课,什么叫选修课,被辅导员给抓起来写了一份检讨,过两天又回归电脑面前,不过比之前收敛了一点点,知道哪些课是必须要去的哪些课是不用去的。白天叫外卖打游戏,傍晚到晚上出去去吃饭加和两个基友散散步聊聊哲学,这段时间还是很开心的,只不过他们大专结束后又去考了专升本又去大学了读了两年,我当然也去考了,只不过他们上了我英语没过上不了。就这样,大学时期这样过去了,大伙们都去努力找自己的工作,我就装装样子,因为亲戚跟我说过,能让我去供电局,心想真是个好工作啊,就什么也不去搞,慢慢等着家里来的好消息,大家都一个个的离开,我最后也去了一个珠三角沿海城市,环境可是好,比较适合养老等死,目前是这样,能不能得到发展,凭我也是看不透的,来到了这个城市,心里是很开心的,心里想哼哼,你们这样努力,还不是没有我牛逼,当然,以我的学历也进不了供电局了,亲戚把我安排在供电局子属公司,当然也不是属于供电局,只是以前供电局三产公司,但是我对外还是跟他们说我在供电局啊,别人羡慕你可以有个这么好的家庭,以为你家里是有多么多么牛逼的人物,心里能得到不少的虚荣感。初到公司,可能因为大专里的loser太多的缘故,在学校里还得到不少的满足感,好似自己在这个学校里得到了智商觉醒的幻觉,自己是这么的聪明,原来只是以前不开窍,现在好像懂了好多了,整个学校里的人怎么都这么蠢呢,原来只是自己太聪明了。带着这样的感觉,来到公司,正巧,有一次全市的技能大赛,自己又是什么都不清楚,凭着自己又不比别人差的蛮劲,合伙和公司里的另外两个优秀的新大学生荣获全市团体一等奖,这个奖励就太要命了,虚荣心使命感爆棚啊,这可能是生命中的顶峰了,随后,这两名大学生被分配到办公室,而我却还在班组里干活,后来得是亲戚安排我进公司时就安排好了,让我在班组中当一名小员工,当时自信爆棚的我是有点怨恨的,要不是你们这样早早的安排,我就和他们一样在办公室里好好坐着呢。于是,本来就不甘心在亲戚安排的工作下一直干到死的我,就更不愿意待在这个公司,这个班组干活,想着要怎么才能离开,离开去一个更好的地方,离开这个欠着亲戚人情的地方。事实确实,因为并没有一技之长,不敢,不敢放弃这个工作,但是以这种心态干到现在…如今在这个公司也呆了将近三年了,相比之前,多了一个工作也不能成天的玩游戏了,就变成每天一有空就玩游戏,三年了,同辈高中同学都不用说了,一个个都是高等人才,在各个一线城市运作,当年看不起的大专同学也可能将工资超过我两倍,而我的工资自从拿到奖后几乎没有变动,而那两个大学生已经高出我的三倍有余,这两天不安越来越大,是不是因为一丝荣耀使我完全忘记了曾经的很多事情,越来越不安,而我却依旧每日玩着游戏,即使这种不安相对应的更加强烈,毕竟女友的工资也早已超越我5倍了,他对我的怀疑和对自己未来的忧虑也越来越故意的让我知道。
loser就是这样,明知道,噢不,这个月才缓过来,前两三年一直处于一个莫名的迷雾中欺骗自己,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是个傻逼。一个长期处于被人看不起的身份,突然处于一个别人对你一无所知的环境,而又碰到一个不小的荣誉,就会长期处于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状态,并且维持数年之久直到那薄薄的面具透支消失露出原形许久以后才可能不小心意识到自己早已败露,难道又得来一次卧薪尝胆?不,他人早就已经超越好远好远。
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努力,而你却还在想着要不要停玩一下游戏?